7kkkkkkk

一介凡人

【冰秋/冰九】你压到我头发了

【冰秋】
冰妹神清气爽的起床,
看到师尊皱着眉盯他,
顿时梨花带雨哭了起来,
“嘤嘤嘤师尊您怎么了我错了您别生气”

沈:你压到我头发了。

冰:……嘤

【冰九】
冰哥起床,看到师尊脸色阴郁的瞪他。

冰:“哼,一大早上起来就被我的美貌迷住了吗?”
沈九一脚踹开。

九:“去你妈的,你压到老子头发了。”

冰:日。



【冰秋】玉公子

*词穷,读书少,请不要嫌弃
*小甜饼(短篇)
*有摘抄

洛冰河觉得师尊就像是玉做的。
眼角微挑,鼻梁高挺。冰肌玉骨,宛如天仙。
眼含星辰淡如水,注视着他时,好像要溺毙在这温柔里。
喝茶时,水润湿了薄唇,泛起了点点光泽。
师尊对他总是含笑的,本来冷清的面容也被这个柔情了,去仿佛镀了一层春风。
一切都完美的像被人精心雕琢一般。
清冽的竹香,弥漫在春日,把天地间一切空虚盈满,阳光下,是一道纤绝的尘陌,呢喃着天真,充盈着那抹以前深不可测的孤清而飘逸的影。
少年的心思在那一刻融化,一股暖意在心底荡漾开。
师尊就是玉做的。
眉眼精致,洁白似雪,一举一动都诠释着尊贵矜持。就好像山下那家玉店卖的玉公子,落不得尘埃,也碰不得。
但师尊不一样。
师尊会让他牵手,师尊会让他抱,师尊会夸他点心做的好吃……师尊,是他的师尊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那天,师尊手握着修雅剑 紧闭着双眼,把他推下了无间深渊,仿佛再也不愿见到他一般。
他一点点的坠落,日思夜想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。虽心有不甘,但他安慰自己,师尊这么做是有苦衷的,他是迫不得已的……
师尊是玉,他碰不得的玉。
洛冰河呆呆的坐在石头上,任凭头上的血流到脸上,但要滴落在衣服上时又被他狠狠地擦去。
“不行……这是师尊给我的衣服……不能脏……不能……”

如果在做a另一半怂了怎么办?

*ooc无处不在
*薛晓 双玄大白兔奶糖
*在糖里掺刀子的都是魔鬼
*有曦澄

【魔道】

〈忘羡〉

羡:怂?真的假的?
k:如果。
羡:那真好啊,不用天天了。

(羡羡你这样会欲求不满的)

湛:不可能。
k:为啥这么肯定?
湛:他总是先撩我的。
k:端方雅正。
湛:???

(完了蓝家失去了一个人才)

〈薛晓〉

薛:……
k:咋了?
薛:他不让我上。
k:那他上你?
薛:你想死吗?(拔舌挖眼尸毒粉走一套?)
k:不了不了。
(小星星:瑟瑟发抖.jpg)

晓:……
k:不愧是夫夫,开头都一样。
晓:我死了。
k:不,你没有。
晓:我们不可能的。

(好吧,我就是魔鬼)

〈追凌〉

愿:其实……
k:哦?
愿:我们还没成年……
k:哦。
愿:???(您这什么反应)

(在我们的世界里,三岁起步也最多死刑)

凌:什么!?!?他……他竟然敢?!?!
k:怂?(嘴欠的接了话)
凌:你……你敢打断我说话!?!?我叫舅舅打断你的腿!!!
k:我觉得海星.jpg

(对不起我变态了)

〈曦澄〉

澄:混账!
k:啊???(懵逼)
澄:他怂什么!?!?
k:可能是您继承了你母亲的良好基因。
澄:呵呵(和善的微笑.jpg)

(性感kk 在线断腿)

曦:……那就不做了吧……
k:不怕阳痿吗?
曦:……(好像有点道理)

(从此江澄失去了一个温柔的老攻)

【渣反】

〈冰秋〉

沈:天柱怂了?
k:嗯,前方的光明在向您招手。
沈:怎么怂?
k:额……怕弄疼您?
沈:呵,男人。

(冰妹,自求多福吧)

冰:强上。(突然霸道
k:好的。(突然变态
冰:嘿嘿嘿……
k:冰妹,后面。

(师尊 is watching you)

尚:那多尴尬呀。
k:?
尚:大王他本来就体寒,这么一来气氛不就直接降到冰点了吗?
k:哦,好冷。
尚:我猜我会有心理阴影balabala……(一说话就停不下来星人)

(漠北大帅哥我有点同情你)

【天官】

〈花怜〉

怜:我觉得不用……
k:?
怜:三郎他无时无刻都在怂。
k:哥哥,你别当真,我开玩笑的。
怜:嗯嗯嗯,没错。

(花:听,心碎的声音)

花:哥哥还要修为呢,不可纵欲。为了哥哥我是不会那样做的。
k:如果是谢怜主动要求的呢?
花:……

(我看你就是在为难我血雨探花)

〈双玄〉

贺:他怂?关我屁事。
k:额……(你这样会丢媳妇的知道吗)
贺:直接上,管他疼不疼。

(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)

青:我想死。
k:不,你不想。
青:我想死。
k:不,你不想。

(你想得美)

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本来想写天官的另一些cp,但由于不了解他们的性格所以就放弃了。

您的好友k怼怼已上线。
众那家伙被辞职了。

【雷安】初夜

*ooc
*沙雕脑洞

“疼了的话告诉我”雷狮意外的温柔,但动情时谁tm管你疼不疼。
“唔嗯……”安迷修皱着眉答应。

“雷狮!!!啊啊啊你轻点!”安迷修号出声。
但雷狮仿佛聋了一样依旧律动着。
安迷修无法,只好狠狠的夹紧了下身。
“安迷修!!!!”
“都是男人,凭什么你爽我疼着”

我就是他们的之中一股清流

*众cp
*海边
*第三视角
*文笔垃圾

我,终于迎来了假期。

炎炎夏日,阳光顺着空气洒下。耳边吹过海风的声音,一股凉爽扑面而来,深吸一口淡淡的海洋味,心情渐渐被愉悦所占满。

海水滚起了一阵一阵浪潮,轻拍的金黄而柔软的细沙,泛起了雪白的沫。

我惬意的走在岸边,脚下踩着有点热的沙子,发出独特又悦耳的声音,紧紧的拥住清凉的海风,仿佛拥着整个世界。

慢慢的,走进了海水中。身心跟着海水的潮动一起一伏,急躁的心灵被凉爽抚平、升华。我想,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幸福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一个人站在没膝的海水中,看着周围的人,心中竟泛起了一股难言的酸涩:

瞧瞧那边的一对,个子稍矮、长相清秀的穿着红色泳裤男生,和旁边一个长相俊朗,面容端正,一看就是国家优秀杰出人才的男生聊的不亦乐乎,还时不时泼水嬉戏,。
我清楚的看到,那个优秀人才的一脸声色,耳朵却瞧瞧的红了。

从他的眼中我读出了两个字:可爱。啊,准确的翻译应该是:天天。

吓得我赶紧转移了视线。

……

那边还有一对,个子矮一点的,用甜腻腻的声音向个子高一点的撒娇卖萌,个子高的抿了抿下唇,脸早就染上了一片绯红,后来不知道说了什么,个子矮的一下子把他扑入了水中,溅起了点点海水。哦,还有一小妹妹,看到后气的大叫一声:“薛洋!!!”

薛……洋?我本来想去问一下那个个子高的有没有事,然后,那个个子矮的狠狠的给了我一记眼刀,目光凶狠地在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一个“咔嚓”的手势……

吓得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脖子。

……

啊,那边的,一个长的特别清秀的男生以女王般的姿态面无表情的推着一个……嘤嘤怪?因为他总是动不动就委屈到哭,说是嘤嘤怪,当我目瞪口(gou)呆的看着他们时,嘤嘤gaui……啊呸,嘤哥,瞪了我一眼。我,我,我现在走还来的及吗?

那一瞬间,脑子被 平易近人 刷屏……靠啊,这大脑假的吧!

吓得我赶紧捂住了眼睛。

……

哦,那边还有一对。小个子紧紧抱住高个子,嘴里还不停的叫着大王,然后……

高个子旁边的海水被冻成了冰。

他目光隐忍,狠狠的咬着下唇,眼睛都逼红了。我刚要吐槽,他看见了我,脸更黑了。

吓得我都结巴了。

(我绝对不会知道他在克制自己要打人的欲望)

……

啊,那里还有一对。互喂冰激凌,和谐融洽,相亲相爱,深情厚谊,手足情深,形影不离,血浓于水­,志同道合,风雨同舟, 赤诚相待 ,肝胆相照, 生死相依­, 推心置腹 ,肝胆相照, 情同手足 ,志同道合 ,荣辱与共, 同甘共苦 ,关怀备注 ,心心相印 ,海誓山盟 , 亲密无间。

这是什么鬼用词啊!!!

这种老夫老妻的既视感是什么啊!!!

是不是我打开方式不对啊!!!

吓得我手上的冰激凌都掉了。

……

那边,一个特别可爱的妹子和特别帅的男生好像吵架了。他们赌气背着对方走,然后,我看到,他们两个都悄悄的回头看。

我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。然后妹子注意到我了,冲我明媚的一笑。

糟糕,是心肌梗塞的感觉。

因为,

那边的男生正凶神恶煞看着我。

我求您别看我了!!!我没有冰激凌再掉了!!!

吓得我一个转身就忽略了妹子的笑容。

(妹子:我笑容很值钱,值一条人命哦)

唉——等等,妹子怎么没胸啊?!?!

……

周围都是海水的味道。

但是,我怎么还闻到了搞基的臭味!!!

哼,只有我散发着钢铁直男的清香。

【薛晓】我很能干

晓:阿洋,我很能干,却有一件事不会,

薛:是啊,很能♂干

晓:……

【薛晓】距离

薛洋与晓星尘

身,只隔着一层棺木。

心,却隔着千山万水。

【冰秋】基佬要从小养成

*洛冰河幼年

沈老师最近发现洛冰河看他的眼神怪怪的。

【牵手手  主角爽度+999】

沈老师觉得有点别扭,轻轻的甩开了。

“师尊……呜……手”小洛冰河哽咽了起来。

【主角爽度-99999】

沈老师只好把手再牵起来。

小洛冰河瞬间不哭了。

这就是冰哥长大了也要牵手手不牵就哭的原因。

【花怜/双玄】怂

*只有攻出没
*只有攻出没!!!

“花城,你直接改名叫花怂好了。”贺玄拿着风师的扇子修修补补,面无表情的说。
“为什么?” 花城好不容易从各种谢怜周边中抬起了头。
“……”贺玄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。

花城:mmp,还钱